不会写文,就讲讲故事。


沉迷男色,写写喻黄,平时吃点德哈双花曹郭。欢迎来找我玩

哇的哭出声

吱地逃走了:

我就是老三国入的曹郭股,虽然后续一路狂跌,但那一版里真的特别美好,演员也特别有爱。
三区看到过有,艺术人生里演曹操的鲍国安老师讲他和演郭嘉的蒋恺的故事:

隔壁真是热闹啊,刘关张兄弟挤在一处,亲亲热热欢声笑语,哪像他的四人间,都是来去匆匆,见面都喊一声鲍老师,转眼又换新面孔。
今晚大概又要来新人,他溜出去跑道楼道里背台词,背到深夜才回去,不想灯还亮着,行李包搁在床边,一位眉清目秀,身形颀长的年轻人在等他。
​​​年轻人对他一鞠躬,抬头,没有喊他鲍老师,却微笑着道:丞相,郭嘉来迟了。
后来杀青的时候那个年轻人还是这么一鞠躬,说,丞相,我先走一步,保重。 ​​​

暗流

 blol设定  
自己的设定http://yubaitianiadiyishuai.lofter.com/post/1d62ef8f_bb5fc2f
【只是整理了一下   略有修改 不太多,更新还差点字数 你们等等

    

Episode01.开裂寂静

 黄少天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人。是的,安静的。其实....重点应该是,人?

 面前支着头靠在椅子上似乎睡着了的男人长倒还挺好看,发梢遮住眼睑显出一种安静的美感,不像一些血族有苍白到可怕的皮肤和獠牙,甚至有一瞬间...

我告诉你们一个特别傻逼的事
车我找不回来了
微笑

我的天粉破200了??!!谢谢各位爸爸愿意关注我我已经多久没更新来着?我今天就把作业都写完(zuomeng
顺便劝你们找个好太太嫁了吧别等我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推荐几个曹郭文作者

码。。谢谢太太

曹郭的暖床丫头

有gn问我那篇穿越文,其实我想写来着,但写了点发现写不下去了,所以就先扔着吧,等我再去学习学习应该怎么写文_(:з」∠)_……

顺便推荐几个lofter上我喜欢的曹郭文作者,为了避免打扰就不艾特了,戳名字就能点进主页。


 (架空向长篇:不差钱)

(不差钱是我心头的白月光朱砂痣,看过很多遍,但还是不敢写文评。每次看都只剩下感叹:东风太太真是个妙喵喵喵喵喵人啊。)


@ 慢半拍的铃铛 (史向短篇;架空向长篇:一锤定音、九死一生) 


好吃的水果 ...

【喻黄】花好月圆

起名好难哦##顺便当中秋节贺文吧我就不再写其他的了好机智√##肉渣走简书#

 

  借着楼道里明亮的月光,喻文州小心的按下门把手,让本来就微弱的开门声彻底湮灭在尘埃里。

  一点钟。整个城市都陷入了沉睡。高耸的建筑物无声的耸立在黑夜里,偶尔有亮起的窗口像是睁开的眼睛,可还什么都没看清就匆匆闭合。月亮作为唯一的光源柔柔的吻过玻璃流进屋内,糖霜似的洒了一地,甜美而清澈。喻文州就站在玄关处那一小块被照亮的地板上。出乎意料的,屋里并不想想象中的一片漆黑寂静:屋里传出“哗哗”的水声。厨房的灯还亮着,淡黄色,看起来要比刚在飞机上看到的冷冷的月光更温暖...

【喻黄】雨和吻

题目瞎扯系列x1#偶尔带叶蓝玩

总裁喻×杀手黄   啊好久没写东西感觉ooc好严重哦


01.

 迷失于逆位的Temperance中

      沉沦在灯红酒绿的欲望里

 四周弥漫着甜言蜜语的陷阱

      ——“支离破碎的语言,已记不起”


 欺骗与被欺骗

     爱还是被爱

 这一切都无所谓...

喻文州出场整理(1~600章)

我喻最帅最帅最帅 慢慢分析先码上

喵喵喵喵喵喵:

第一百八十二章 咨询一下

  此时他一声招呼,其他不知道春易老来的选手也都抬头望了过来,不过大多就是点头算是问候了一下,就又回头各忙自己的去了。最后倒是喻文州起身过来招呼了起来:“大春过来啦!”


  喻文州,论技术实力或许并不算是最顶尖的大神,但是却是蓝雨这支战队的队长。大多战队的队长就是本队的王牌选手,但也总有些例外的。蓝雨战队就是个例外,他们的王牌选手当然是黄少天,但队长却是喻文州。喻文州的技术实力虽然明显不如黄少天,但战术素养极高,更重要的是,...

【喻黄/双花】说好的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呢!

ooc预警   闺蜜组成精233333#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1.

 蓝雨队员们私下聊过,他们的副队有点不太正常

比如有一次黄少天跟他们聊天话太多被不愿透露姓名的徐队员吐槽了一句“用'话多得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用来形容副队真是太合适了”

然后突然听到了水声,在训练室里听到了水声!

 

百花听闻此事表示不屑:我们的副队才不正常

有一次张佳乐人来疯在训练室里模拟百花式打法

然后突然飘下来几片花瓣,还是新鲜的!

 

蓝雨队员摇头:说不定窗户外面飘进来的

百花队员摇头:说不定是饮水机的响声

蓝/百:可是我们听到的是...

【张安】鸦杀尽(全)

张佳乐张新杰兄弟设定#

头一次张安把握不住 ooc预警#血族bloodline设定

 

               ———我的白昼已经完了,我像一只泊在海滩上的小船,谛听着晚潮跳舞的乐声。

  天幕上像是被切开了几只熟透的脐橙,明艳的橙红色和一种极深的桔色四处漫流,远山上的黛色似乎要冲破地平线与天空上的颜色混为一体。要不是有那么几片薄薄的愁云还依稀保持着本色泛着淡青,让人明白这只是夕阳经过舰队外的结界光晕折...

© 一只喻白 | Powered by LOFTER